【ES/泉真】 极恶 (上)

CP: 濑名泉 x 遊木真


非常抱歉,九点那时候发的那篇因为tag莫名被屏蔽所以重发一遍

喜欢的小可爱看看就好,之前的评论也被删了真的好痛心啊嘤


◎泉真only

◎未完待续,择日更新




Yuuki  no  Theme

 

 


“泉前辈......”

“前辈,虽然这样的请求非常冒昧,不过,可不可以麻烦你赶紧过来。”

在拆开手中的快递过后,遊木的精神就一直处于一种十分不稳定的状态之下。

空无一人房门紧闭的卧室内,他的手机被调成了通话外放的模式,狭小的空间还回荡着听筒那一头濑名疑惑而又不屑的质问声。

空调都还没来得及打开,在接近三十度的高温之中,他的手心竟然还掐出了一把冷汗。

盯着快递盒内的物品,遊木的声带由于过度的惊恐而不住地颤抖。

 


“可不可以先不要问我原因,拜托了——”

 


“所以说,就是因为这种事遊君才专门找我过来吗,虽然也不差啦,可是遇到麻烦才想起我的话我可是会很难过的啊......”

小心翼翼地站在濑名的身后,视线下方的是濑名那颗呈现灰白色而又分外蓬松的头顶,对方丝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自己卧室的地板上,正垂着头检查着快递盒内的物件。

由于这个位置,他无法得知泉此时的表情。

在结束通话不久,大约一刻钟不到的时间,泉便火速地赶到了自己家,努力无视掉对方有些烦闷的神情与不住念叨着“究竟怎么了”的疑问,仔细检查确认了附近没有可疑的人过后,遊木将泉带进了自己的卧室,指着被放在地板上的快递盒,便无声地看向一脸茫然的濑名泉。

“可真是一份大礼呢,超——恶心的。”

即使事先从遊木那里拿来了一次性的手套,在翻开盒中的物件之后,濑名还是忍不住露出一副嫌恶的表情。

“所以说,遊君是被痴汉给盯上了吗?”

“......嗯。”

虽然心底并不愿意去承认,然而面对泉的提问,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那是一件沾满了黄白色斑迹的、散发着某种熟悉的腥臭味的男士内/裤,以及一张用水性笔写着“多谢款待”的信纸。

不用与泉多做猜测,作为男性的自己也非常清楚那件内/裤上的液体究竟是何物。

他看着泉将那团沾满浊物的布料一手扔进了垃圾袋内,连同之前一直戴着的一次性手套也扔掉,便面无表情地提着垃圾袋走出了房门。

“有打火机吗,遊君。”

“打、打火机吗,有的,稍等一下。”

从家里找来了打火机后,他递给了泉,就在家外比较隐蔽的位置,他看着泉点燃了垃圾袋的边缘,瞬间燃起的火苗宛如饕餮的巨口一般,连带着袋内的秽物一同啖尽。

“诶、为什么要把这个烧掉?”

“不然呢,遊君还想留下来作纪念?”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

“遊君如果想报案的话之前就不会打电话叫我过来了吧。”

面对着泉的反问,遊木一时间竟无法做出反驳。

待到垃圾完全燃尽化作黑色的粉末过后,泉才终于站起来,他回过头,那双幽幽的水色眸子便注视着自己,在泉那样紧迫得几近令人窒息的气场中,遊木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我们进去好好谈谈吧,遊君。”

 


在客厅的沙发上,遊木正襟危坐在一侧,他微微垂着头,洗手间里还响着水龙头被打开的声音,趁着泉还在清洁的时候,他已经偷偷从卧室里拿出某只鞋盒,将它放在小茶几上。

“......这又是什么?”

等到泉从洗手间里出来,对方看到这个凭空出现的盒子,便顺手将它打开。

“老实说,你被盯上到底有多久了?”

“唔,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第一封信的话大概是半个月前收到的吧......”

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一般,遊木紧紧低着自己的头,而却又忍不住好奇地偷偷去瞄泉的表情。

将鞋盒内的信拿出,泉一封封阅读了起来。

信的内容不外乎是“真君好可爱”、“喜欢真君”这种大胆的表白,不过随着日期的接近,来信的内容也愈来愈赤/裸和粗俗,不过对于偶像来说,或许也早该习以为常了。

——不对,遊君才不会,遊君那样毫无防备的性格,如果离开了自己视野的话,被不安好心的人轻易拐走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压在信下面的,是一沓沓照片。

看到照片上的内容,遊木看见,泉的表情出现了一丝丝微妙的变化。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品味还是很不错呢,无论是取景的角度还是眼里只有遊君这方面,和我似乎都非常的合拍——”

“泉前辈!”

“我开玩笑的。”

那叠照片被泉随手扔在了茶几上,那些些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脸或是被涂黑或是被剪掉的画面令他不由得毛骨悚然,无论是Trickstar其他的成员也好,或者是结伴的朋友、甚至还有泉出现的照片,一一都被毫不留情地抹掉。

鞋盒之中还剩下的一些东西,不外乎都是一些磨损得特别严重的日用品,不用仔细去想也应该清楚,这些都是之前被遊木遗弃过的使用品,悉数被对方收藏了起来又像是恐吓一般寄给了遊木。

“寄信人和地址遊君有调查过吗?”

“嗯,不过都是不存在的......”

“哼,料想也是,谁会用自己真实的信息去干这种事。”

听到泉充满鄙夷的一阵哼声,鬼使神差一般,他下意识道:“泉前辈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气氛一瞬间陷入了尴尬。

简直想给刚刚不经过思考的自己狠狠揍上一拳,现在,就连去直视泉的勇气都没有了。

——明明就是自己拜托泉过来帮忙的啊。

“嗯?难怪遊君会一反常态叫我过来呢,还让我白高兴了一场。”

“嘛,不过我也不会怪遊君的,看着。”

泉从鞋盒之中拿出了一支牙刷,将握杆的部分朝向了遊木。

“看到贴着的那块胶了吗,左边那块是不是磨得比较严重?”

“唔......是的。”

“那是因为遊君是右撇子,刷牙的时候右手大拇指才会经常握在一块。”解释完毕后,泉又旋过右边的那侧,“可是遊君看看,右边的话也有一定的磨损了吧。”

比起已经稍显灰白的左侧,右侧磨损的程度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仔细观察的话,上面也已经有些微微塌下去的痕迹。

“遊君会用左手去刷牙吗?”

“不会。”

“那就对了,这只牙刷被遊君遗弃过后,接下来的使用者很有可能是惯用左手的人,所以在牙刷的右侧也会有被握住的痕迹。睡间就是这样,那家伙是个左撇子,所以我很清楚。”

 


“遊君,我可是和你一样,都是右撇子哦。”

 


将那只牙刷重新放回盒内,濑名一手撑着下巴,一脸调侃地望着自己。

“可、可是,这种事情也可以去伪装的吧,用不常用手去拿牙刷什么的......”

“唔,有道理,不过你觉得这样有必要吗?”

......确实。

如果是泉的话,他完全没有必要去那样做。

不对、从一开始自己根本就没有怀疑过泉的想法——

“那个,泉前辈,我并没有认为这会是泉前辈的所为。”鼓起勇气之后,他将视线对向了泉那双水色的眸子,轻声地说道:“也许是我之前的话给泉前辈造成了误会,不过,我从来就想过这个人会是你。”

“泉的话,根本就不会大费周章这样去做吧,如果有这种想法,你明明会采取更加直接的方式的。”

听完遊木的表态,顿住后的半秒,濑名朝着他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

“哦?那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这是因为遊君仍然还依赖着我吗?”

“是因为我相信泉前辈,还有——”

“不想让那群小鬼知道吗?”

被泉说中了心事,他有些羞愧地微微垂下头。

“不想让大家再为我担心了,明明平常的训练就已经够忙了,如果再加上这种事......”

“不错,遊君不能给别人多添麻烦呢,放心吧。”

将鞋盒内的信件照片整理好,泉便把盒子一手盖上。

 


“遊君最难看的样子,只要我一个人看到就够了。”

 


作为帮助自己的代价,泉强硬地提出这段时间都得住在遊木家。

“反正遊君的妈妈最近也不在家吧,那遊君一个人的话不是更加危险吗?”

不不不,我反倒觉得泉你更加危险......

当然,这样的话遊木万万不敢当着泉的面说出来。

“这样对泉前辈也不方便吧,而、而且,万一被拍到的话不会很麻烦吗......”

“一点都不麻烦,去同学家玩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看到遊木还是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泉无奈地叹了口气。

“总之我都是为了遊君好,明明之前都说过信任我的呢。”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吧!”

“那我就和遊君约法三章吧。”

“不会碰遊君,也不会做遊君不乐意的事情,当然,遊君也可以不按照我的意愿去做事,只要让我待在这里就好。”

......这样的泉根本就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拒绝的余地。

不过听到濑名的承诺过后,遊木还是稍稍放心了一点。

“真的吗,泉前辈你真的会那样老老实实去做吗?”

“我一向都是说到做到的人。”

那只有让泉也待在这里了。

毕竟除此之外,或许再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

在得到遊木踌躇许久好不容易的同意过后,那双水色的眸子终于在得到满足与愉悦过后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泉是彻彻底底的行动派。

来回不过半个小时左右,从家里带来了换洗的衣物与一些简单的必需品,便正式地入住进遊木家。

“不介意的话,泉前辈就住这里吧。”

给泉准备的是遊木卧室隔壁的一间客房。跟着遊木进来过后,泉打量起这间即将成为自己房间的地盘。

“很不错嘛,离遊君的房间也很近,不过如果让我跟遊君睡在一块的话我会更满意的。”

“虽然很抱歉,但请恕我驳回。”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泉的提议,他转过头,便看到泉的视线紧盯着窗外的一角,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那边有什么吗?”

“遊君,对面的房子有人住吗?”

客房窗户的对面是一栋小型公寓,像是给大学生租赁的那种六叠半大小的房间,因为地段不错再加上租金相对便宜,公寓的房间似乎都已经被住满了的样子。

“我没注意过那边呢......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刚刚好像看到有人在那边往这看。”

“!”

瞥到遊木脸上一闪而过的害怕,却还强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他一手将窗户的帘子给拉上。

“也不一定就是那个人,你看,这样对面就没法看见了。”

拉着遊木坐到了床沿的附近,泉的双眼专注地看着他,仿佛想要将此刻遊木所有的表情都收入眼底。

“这么危险的话,明明遊君应该早点告诉我才对。”

“抱歉......”

遊木还是那副恹恹的样子,想要替对方转换一下心情,他开始自顾自地说起自己的事情。

“不怕告诉遊君,其实那种奇怪的信我也收到过。”

“还有比那些更过分的东西,简直恶心透了,遊君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吧,真可怜......不过这也说明遊君开始受到欢迎了,超麻烦的,明明遊君的好只要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听着泉用那副依旧刻薄的语气说着自己的经历,不知不觉地,竟然也觉得心情开始平静了下来。

“给泉前辈的信,都是一些什么内容呢?”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似乎涉及到了泉的隐私,遊木立即改口道,“抱歉,是我逾越了,我并不是想打探泉前辈隐私的意思——”

“请S我。”

“诶,什、什么......”

遊木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于是泉便耐心地重复了一次——

 


“请S我,濑名君。”

 


“请惩罚我。”

“辱骂我。”

“鞭策也好,嫌弃也好,想要看到濑名君那样看着垃圾的表情,就算杀掉我也无所谓......”

“等等、这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啦!”

赶紧将念叨着一些奇怪内容的泉给打断,遊木的脸涨得通红一片。

“就是有一类这样麻烦又奇怪的家伙的存在呢,不过对于遊君的话——”

没有来得及一丝丝防备,濑名的身体突然朝着他的方向屈了过来。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对方那对眼中有些浑浊的碧蓝。

“包括我自己也是,都想尽情地欺负遊君吧。”

“嘿!”

感觉鼻梁上一轻,泉朝着自己露出格外恶劣的笑容,灵巧地摘下了他的眼镜。

“就像这样。”

“把眼镜还给我啦!”

提前预料到自己想要夺回眼镜的举动,泉将眼镜高高举起,仰起头好奇地打量起那副眼镜,浑然不顾身边遊木有些可怜的哀求。

“为什么遊君就是不愿意把眼镜给摘下来呢,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好。”

戴上遊木的眼镜过后,泉一脸疑惑望向了他。

就在泉转过头的那一瞬间,遊木蓦然有种心脏骤停的感觉。

 


好看。

泉依旧还是那副疑惑不解的表情,自己那副蓝色边框的眼镜就那样随随便便架在对方挺直的鼻梁上,透过薄薄的镜片,泉碧蓝色的瞳孔就像是日出前的海水一样。

“喂,遊君,怎么又是这副呆呆的样子了啊,难道看不见了吗?”

他简直是全世界戴眼镜最好看的人。

虽然心里是这么承认,不过他还是拿回了自己的眼镜,重新架到脸上。

......已经被泉戴过的眼镜,戴在那个人脸上出奇漂亮的眼镜。

“真是,明明泉前辈说了不会做那些奇怪的事情,太过分了。”

“是遊君的错,如果遊君不问我那么可爱的问题,我也不会那么做的。”

“反正无论如何我都说不过泉前辈啦!”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过去得很快,刚刚才是邻近日落的黄昏,到现在已然是夏日宁静的真夜了。

晚饭是濑名主动提出去做的,令遊木意想不到的是,除了点心之外,在其他料理上泉也是相当的擅长。

“牛奶也给你热好啦,遊君。”

将盛在玻璃杯里尚是温热的牛奶强硬地塞给了一脸不情愿的遊木,泉像是一副家长一样的架势,监督着对方喝完。

“牛奶的话对睡眠很有帮助,可怜的遊君最近一定睡得不怎么好吧,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呢。”

递过喝完的杯子,遊木看见,泉的表情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一闪而过的担忧。

“遊君,睡觉的时候窗帘一定要好好拉上哦。”

不同于往常那样或是嘲讽或是戏谑的模样,此时的泉看上去无比认真。

 


“一定要注意好对面——”

 


一定要注意好窗户对面的那栋公寓的房间。

泉是这样提示的。

冷气开得很足的卧室里,遊木将空调被紧紧裹住自己,摘下眼镜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窗户的位置。

明明已经喝了有助眠效果的牛奶,然而在这样的精神压力之下,自己却愈发难以入睡。

说实话,非常的害怕。

在没有泉陪伴的一个人的房间,令他感到异常的恐惧。

明明之前都是这么过的,而在此之前自己对泉的态度也是相当的抵拒,然而在这个时候,泉带给自己的安全感显然要超过那杯喝过的牛奶,他甚至开始觉得,和泉分房睡或许并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哐嗤。”

似乎在窗户的位置,发出了一阵小小的晃动声。

“一定是风吧......”

他小声地念叨着,试图安慰自己。

 


“......真君。”

 


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遊木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似乎是个十分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与此同时,透过那层薄薄的窗帘,隐隐约约出现了某个像是贴着的人形般的影子。

在巨大的恐惧之下,他的嗓子甚至紧张得连叫声都无法发出,更不用说像隔壁的泉求救了。

救救我......

僵硬地坐在床上,那对宛如绿宝石一样的双眼紧盯着窗户的位置,丝毫不敢松懈。

开着冷气的房间里,遊木所穿的T恤的背部已然被汗水给浸得湿透。

救救我啊——

“发生什么事了吗遊君,我听到你那边的声音了哦。”

紧闭的门后传来了泉担忧的询问,对于此刻的他来说,这根本不亚于救命稻草一样的效果。

“遊君?”

“遊君不说话,那我就把门打开了哦。”

随着泉开门的声响,房顶的灯也一并被他打开。

 


在亮堂堂的卧室里,映在泉眼中的,是将被子紧裹住一团、朝着自己的方向露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一样的遊木。

 


“怎么了,遊君?”

在床沿的附近半蹲下身,泉担忧地望着自己。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难以出声的缘故,泉又体贴地从客厅拿过一杯水。

“现在好点了吗?”

在明亮却又安静的房间里,泉坐在床沿,将水递给了自己后,又像是安慰一般地平抚着他的后背。

“泉前辈,我刚刚看见了......就在窗户那里,有人正在看我。”

似乎并没有从刚刚的战栗中缓解过来,遊木指着窗户位置的那只手还在轻微地颤抖。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泉站起身,来到窗帘的位置,将它一把拉开——

“噫!”

“什么都没有啦,你在乱叫什么啊。”

有些好笑地假装斥责了他一句,泉带着无可奈何的笑容斜靠在窗户的玻璃上。

“自己看啦,什么都没有哦,遊君。”

“会不会是你太紧张了?产生了幻觉也不一定——”

“那是真的!”

面对泉的怀疑,他蓦地感觉到一种失落和愤怒。

“真是,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啊泉前辈......”

像是嘴笨无法加之强辩的小孩一样,遊木那对翠色的瞳孔周围看起来微微地泛红,他有些生气地坐在床上,这样的遊君看上去比平常更加的让人怜爱——

“那如果真是同遊君所说的,这可真的有点麻烦了呢......”

透过透明的玻璃,对面公寓的房间已然是漆黑一片。

“我会帮遊君看着,遊君就安心地去睡吧。”

检查好窗户有没有被好好锁上,重新将窗帘拉上后,泉走到了房门的附近,顺手也将遊木房间的灯也关上。

“......不要。”

“唔?遊君声音好小,我没有听见。”

......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

即使没戴上眼镜,在与泉对视的黑暗中,他完全能够想象得出那家伙一贯的那副别有深意的笑脸,此时就那样胜机在握地看向自己。

反正这次认输就认输了吧——

“拜托泉前辈留下来。”

遊木的头微微垂着。

 


“拜托了。”

 


“既然是遊君的请求我当然会答应呀。”

此时的泉幸福得简直要荡漾了起来,光速从隔壁房间抱来了枕头,便立马丝毫不客气地滚上了遊木的床。

“泉前辈的话睡这边,我睡另外那头就行......”

“什么?遊君难道要和我倒着睡吗?!”

濑名那头宛如裙带菜一样的短发摇得像是电扇头一般。

“我才不想看着遊君的脚一起睡,不对、虽然遊君的脚也很漂亮,但是比起脚的话我更想看脸啊——”

“就这么决定了,泉前辈晚安。”

无视身后那头泉满满的抗议,将被子重新合上后,遊木侧着头,安心闭上了双眼。

只要有泉前辈在的话,一切都没问题的。

泉带给自己这种奇异的安全感,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比得上的。

即将陷入梦境的那刻,他似乎听到了另外那头的濑名一边小声地嘟囔着,像是准备调转方向一样的声音。

 


“果然没有看到遊君的话,我绝对是睡不着的——”

 


之前泉也和自己说过,第二天的早上还有其他的活动,于是等到遊木醒来的时候,安静的卧室里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他下意识地翻下床将窗帘微微拉开一个小角,窗户对面的那栋公寓的房间也是窗门紧闭,这才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由于今天也是休息日,没有其他的安排,早餐的话泉也顺手给自己做了一份放在餐桌,将早餐的三文治和牛奶端到客厅过后,他便插好了游戏手柄,一边享受起新鲜的早点,一边打起了游戏。

“真,你们家的信箱是开着的哦——”

一刻钟不到的样子,屋外传来了邻居善意的提醒,像是联想到了哪种微妙的预感,遊木赶紧放下手中的手柄,打开屋门直冲向外面的信箱。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在空荡荡的信箱里,赫然躺着写有收信人是自己的雪白的信封。

 


【真君被可恶的小虫子给盯上了,我要去解决它。】

 


似乎认为靠语言都无法纾解自己的愤怒一般,上面的字迹比起以往要更加的潦草,以及有些花掉的、朝着右侧蹭上的墨迹。

泉前辈会有危险。

绝对是昨天晚上发现泉过来帮助自己过后,将所有的责任都怪罪到泉的身上——

来不及多想,遊木赶紧拨通了泉的电话。

“怎么啦遊君,我还在这边忙着哦......”

“泉前辈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就过来!”

“哈?”

听筒那边的泉似乎还是一副相当迷惑的样子,隐隐约约还听到属于Knights专辑的歌声,泉那边的状况应该正是在忙碌的时候,尽管如此,他还是急迫地朝对方索要着目前所在的地址。

“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了啦,我现在在......”

将泉所说的那个地址记录下来之后,遊木意识到那正是离自己家不远的位置——

“那今天就来看看大神同学这么久以来给我的训练成果了......”

换上了平常锻炼所穿的那双跑鞋,他朝着濑名所说的那个位置飞快地跑去。

 


“绝对不会让你做出伤害泉前辈的事情的!”

 


“所以说,结果呢?”

在轻音部所在的教室里,包括轻音部的社团成员也好,还是Trickstar的其他成员,都好奇地等待着关于这件事件的最后结果。

中间突然被大神给打断,遊木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依旧还是那副天然的模样,便紧接着补充道:“幸好没出什么事呢,我过来的时候泉前辈他们正好在拍摄,因为是在比较热闹的地段,所以周围被吸引过来的人也很多。”

“至于最后嘛,就像新闻里播放的那样,那个家伙突然从人群冲出来准备袭击泉前辈,结果刚好被附近的保安给抓住了。”

“确定是之前给你寄信的那个人吗?”

“嗯,后来警察也从家里找到了很多我的照片......呜,怎么说呢,真的是从来没想过会出现这种事......”

“没出什么事就是万幸啦!真是,真应该早点跟我们说才对啊!”

被衣更和明星从两侧紧紧地揽住,就连一向冷静自持的北斗此时也站在他的身后、有些担心地望着自己。

“虽然很不想承认,这次还真是多亏了濑名前辈。”

“对啊,如果没有濑名前辈的话,阿木那天晚上大概真的会有危险了吧——”

 


“是这样的吗?”

 


原本还在另外那头兴致勃勃听着遊木关于事件经过的朔间冷不丁地突然冒了这样一句,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那位所谓的吸血鬼先生的身上。

就连当事人自己也不由得一愣。

“不要这样惊讶,吾辈只是随口说说罢了。”零微笑着摇了摇手,“对了,那位犯人先生的话,真的是住在你家对面的那栋公寓的吗?”

“没有哦,是离我家很远的地方呢。”

听到遊木的否认,零的表情瞬间又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那么,那天晚上见到的所谓的人影,难道真的就是遊木君的幻觉了?”

“唔,虽然没有证据,但是目前来看也只能是这样解释了。”

“这可真是奇怪呢......对了,方便的话,可以让吾辈看看之前的那些信件吗?”

听到零这样的请求,遊木有些尴尬地搔了搔脸,朝着他露出了歉意的笑容。

“抱歉呢朔间前辈,那些东西已经拜托泉前辈帮我处理了,说实话,我大概是再也不想看到那些东西了......”

 


结束了关于遊木的谈话过后,零的左右又被那对一年级的双胞胎给围住。

“对了,朔间前辈也教教我们作业吧,我和裕太都不擅长这个呢。”

将两份相差无几的作业递给了零,带头的日向悄悄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前辈来看看,哪份是我的,哪份是裕太君的吧。”

“这可难不倒吾辈呢。”

将两本作业翻开,随意瞟了两眼,零指向其中的一本:“这份是裕太君的吧。”

“诶?!!”

双胞胎的游戏被如此快速地解开,就连周围的大神他们也好奇围了过来。

“你是怎么发现的啊混蛋吸血鬼,明明不都是一样的吗?”

“并不是如此,仔细看看哦小狗,日向君的作业,墨迹不小心被手背蹭开过后是向右花掉的,但是裕太君的作业可是向左侧的。”

“因为裕太君是左撇子吧,只有左手写字的人才会这样,吾辈家的凛月也是这样呢,写字的时候墨水如果不小心被蹭到,都是靠着左边花掉的。”

听完零的解释,所有人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过说起来,那位犯人先生的话也是左撇子吗?”

“是哦,这也是泉前辈发现的呢,对了。”像是想到什么,遊木的表情瞬间一变,“说好了今天和泉前辈一起回家的,抱歉,我得先走了。”

“原来和濑名前辈的关系真的变好了很多呢。”

“衣更君就不要取笑我啦!”

 


“遊木君。”

正当准备离开轻音部的教室时,那位轻音部的部长、同时也是Undead的队长学长突然叫住了自己。

“要小心一点哦,遊木君。”

虽然不太理解零这样说的原因,不过也权当做对方给自己的祝福了。

“我会的,非常感谢你,朔间前辈。”

 


离开轻音部的教室过后,他急忙朝着三年A班教室的位置赶去。

教室的门是虚掩着的,轻轻推开门后,遊木便看到斜靠在墙上被夕阳的光辉所浑身沐浴的那人——

“太慢了,遊君。”

在橘色的夕辉下,泉的镜片上也落入了落日的映照。

“不好意思,那我们现在就赶紧回家吧。”

同满脸笑容的遊木并肩走在一块,泉扶了扶还有些戴着不习惯的眼镜腿,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说起来,泉前辈是近视了吗,怎么突然想起来去配眼镜了。”

“遊君不喜欢吗?”

 


当然没有。

 


【最喜欢了。】

心照不宣的两人在心底不约而同地回答道。


2016-06-24 13 437
评论(13)
热度(437)
© Seri_/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