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泉真】 闪光症候群 (中)

CP: 濑名泉 x 遊木真


上文地址:http://akalily.lofter.com/post/42dd07_b92da39

配合BGM食用也不会更佳_(:зゝ∠)_


◎泉真only

◎未完待续,择日更新




“据天文站可靠预测,今年的宝瓶座流星雨将在本月月底准时出现,适时在我市东南部将成为此次流星雨的最佳观测地点......”

随手换台的时候,关于流星雨的新闻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在电视屏幕内被插/入。

现在已经是将近凌晨一点的深夜,客厅内空调的温度被他调得极低,于是不得不,还蜷缩在沙发上的濑名从房间取出了薄薄的毛毯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电视屏幕的光亮便成了整个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关于这次宝瓶座流行雨的介绍播报员还未说完一半便戛然而止,摁下了遥控的待机键,这唯一仅剩的光亮也遗憾被切断,整个房间便在真正意义上完成遵循了日夜交替的变化,与窗外的真夜一同深眠于黑暗。

对于模特来说,熬夜可是护肤的大敌。

“在想什么啊,超麻烦的.....”

另外,在黑暗的环境对着电子屏幕也是对眼睛有相当大的负担,又想到了这一点,他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就着现在的这个位置,濑名烦闷地拉过那床毛毯,连那头毛茸茸的灰白短发也一同盖上,便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胡乱地睡去。

 


所谓的流星雨,其实并不是像它表面那样看起来好看——仅仅就只是一颗颗离地球较大的陨石所释放的尘埃与石块而已。当流星到达地球的时候便会受到地球引力的摄动而被其磁场所吸引,进入地球的大气层之后,陨石们与大气摩擦所产生的光迹就成为了人们所常说的流星雨。

然而流星摩擦发出了光与热过后,我们所能看到的,便正是它最后燃尽时成为的那一束光。

「就像颗陨石一样,只会笔直地前进,将一路上禁锢还是阻拦住自己的、亦或者是眼前的障碍物全都统统撞飞。」

「仅仅只是、想要抓住那样燃烧余烬下的恋情而已。」

 


果不其然,第二天的时候,鸣上便趁着课间休息的那一小会儿直冲进三年A班的教室找上了自己。

“泉就别想着逃跑了,你是想和田径部的王牌比比速度吗?”

对方一瞬间似乎就看清了自己潜意识的举动,不同于往日故作的那副小女人的姿态,完全忽视掉来自四边座位望向自己的好奇视线,堵在了他座位的出口,鸣上就这样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出去谈谈吧,泉。”

 


一边还生气地念叨着“明明我才是前辈”这种话,同鸣上来到楼梯的拐角,濑名便双手抱胸,一脸烦闷地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鸣上。

“这几次队伍的集训你都没有过来呢。”

“啧,我不是说了吗,这阵子Knights的所有训练和活动我都暂时停止,国王大人应该也和你说过吧。”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问了一直和泉合作过的摄影棚,那边也没说你最近接了其他的工作。”

“问这些超无聊的啊,就是不想做,难道我休息一下也很奇怪吗?”

“泉。”

他看到,鸣上突然竖起了一根手指,指向了自己下巴的位置。

“胡茬有些冒出来了。”

“......哈?”

顺着鸣上所指的方向,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果然,顺着手掌很明显地就感觉到一阵微微的刺感。

“那回去刮刮就好,我是男人,这样也很正常吧。”

“右边眉毛的位置,有一颗痘痘。”

“唔?”

“鼻子上的黑头也有些泛出来了。”

“......”

“还有,毛孔也比之前粗了很多。”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动声色,听到同为模特的鸣上对自己容貌毫不客气地指点,濑名的内心多多少少还是产生了不小的波动。

“我知道了啦!我回去会做好一些保养的,真是,当偶像果然还是超麻烦的,这些东西——”

 


“你啊,果然还是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吧。”

 


没有错过泉眼神中那一秒无防备的愕然,即使在它一闪而过之后,濑名像是真正生气了一般。

“鸣君。”

不得不说,眼前这样的泉是他鲜少见到的模样,原本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像是安定的泉水的空色眸子,藏在那样的蔚蓝背后却是不亚于狂岚那般的海上漩涡,仿佛自己只要再往前方的雷区再踩一步便会被绞杀得体无全肤。

“不要怪我之前没有提醒过鸣君,太过于放肆的话会是什么下场......”

“那为什么,那天泉没有去找小真呢?”

“我并不需要跟鸣君去解释这个。”

“我看到了。”

从口袋里拿出那张被使用者揉得皱巴巴的A4纸,鸣上将它举到濑名的眼前。

“Lens Phobia,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呢,泉——”

 


“我说,你这真是够了啊!”

 


猝不及防间,举在眼前的那张纸被濑名一手夺去,对方像是气急败坏般将它撕得粉碎,之后又恶狠狠地顺着楼道将纸屑撒开。连夜的休息不足而有些微肿的眼周此时由于暴怒而充斥得一片通红,一把抓过鸣上的领子,泉将他抵在了拐角的墙壁上。

“你是在哪发现这个的,混蛋,你有没有跟其他人提到过!”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我问你话啊!有没有跟——”

“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呢。”

只见鸣上一直垂着头忽然仰起,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原本紧抓着对方衣领的双手被他挣脱开,而接下来的展开更加令濑名始料未及,凭借着那身与纤细的外型截然相反的怪力,那个平日里老爱以“姐姐”自称的娘娘腔竟然一把将自己推到,之后便毫不顾忌自己感受一般地垂手拉起了他的后衣领,像是拖着货物一样将半坐在地上的泉一路拖行着。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给泉找一个满意的医生吧。”

“脏死了啊!死人妖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这样超脏的啊!”

不顾一路挣扎着的濑名,来到保健室的门前后,鸣上拧开门,便又顺手将地上的濑名一同丢了进去。

“混蛋,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信不信——”

 


“......泉前辈?”

 


才从地上站起身,拍了拍一路沾上的尘土,他便听到某个熟悉的、却又是此时的自己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

当泉转过身,果不其然,便看到坐在保健室椅子上的,正是看着自己、一脸茫然的遊木。

“等等,为什么是泉前辈呢,明明鸣上君......”

“这是个误会,我正好要回去,那之后再会吧遊君。”

正当他转过身准备离开,便看到堵在门边的鸣上。

“是这样的,小真。”将门反锁好,岚便朝着遊木露出了十分友善的笑容,“因为一些很难解释的问题,为了保持Knights的正常运转,这件事也只有小真能够帮帮他了。”

 


“呐,怎么样,才能变得不那么害怕镜头呢?”

 


像是把小心翼翼隐藏起来的伤口,连同还没愈合好的痂与疤痕,一丝不挂地扒开了展示给了最不愿意告知的那人看。

——然而那又是铁铮铮而血淋淋的事实。

无视身边一脸无法置信的泉,鸣上绕过他,直接走到了遊木的面前。

“可能小真很难去相信,不过事实就是如此,Knights的招牌,我们的前模特大人——”

“濑名泉现在已经无法去面对镜头了。”

“怎、怎么会......!”

“是泉自己写的呢,看样子是在私底下背着我们去查了什么才得知的这么一个结论......啊啦,不要这么看着人家啦,我也是偷偷发现的,这是秘密哦。”

“因为现在的小真,已经变成了比星星还要耀眼的存在了,所以,算是我拜托小真,暂且先不要去计较以前的那些事——”

 


“救救这个家伙吧,只有你能够帮他了。”

 


在鸣上苦笑着拜托离开过后,安静的保健室内,就只剩下了自己与泉无言的两两对视。

——说实话,即使是仓皇之间答应了鸣上的请求,然而独自面对泉,对于遊木来说,那是不亚于面对镜头一样的难度的挑战。

他深深吸了口气,便抬头望向坐在床沿的泉。

“泉前辈......好像没有前阵子那么精神了呢。”

也许也有过来的路上与鸣上争执的原因,泉的领带歪到了一边,领口的扣子也挣脱了几颗,然而在那张白净的脸上,眼下的黑眼圈比起以往要明显得太多,听到自己的感慨过后,泉的嘴唇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后却又立马恢复了缄默。

“嘿嘿,我以前的时候也是呢,看到黑乎乎的镜头对着自己也会感到害怕,不过经历了一些事情过后,那种事情也变得不是那么可怕了。”

有些傻乎乎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遊木朝着他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明明作为模特来说,泉前辈要远远比我要有经验呢,我还以为,讨厌这份工作的只有我罢了......那么,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因为那种事情而感到恐惧。”

“没有。”

“诶、诶......?”

“遊君不相信吗,那遊君把手机的相机打开对准我。”

忽然之间,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那样熟悉的压迫感与隐隐约约的恶意,令他不由得感到一怔。

——可是,明明这样才是自己熟悉的泉啊。

“来啊,遊君把相机打开,不行的话用我的也可以。”

强行将手机塞进了他的手里,将后置的摄像头打开后,泉握紧了自己的手,将镜头对准了自己。

“看好了,遊君。”

“一点都没问题的,遊君马上就可以知道,我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是凑近过来的泉那张漂亮的脸。

“泉前辈......?”

遊木看到,那张脸的嘴角开始慢慢向上仰起。

 


那是自己非常熟悉的笑容。

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梦中,被自己强行封锁住的那一段记忆里,非常熟悉的笑容。

——然而却不是属于泉的笑容。

“泉前辈......”

对着屏幕里微笑着的泉,他似乎终于明白了鸣上让自己过来的意图,遊木伸出一只手,悄悄地捂住了屏幕中的泉的下半张脸。

“泉前辈不是人偶。”

没错,那是自己十分熟悉的、被那时的自己深深厌恶着的,犹如被操纵着的人偶一样,才会露出的毫无生气的笑容。

「你一定有,很想要得到的东西吧。」

在听到自己的回答过后,遊木看见,在屏幕里的泉的笑容,在那一瞬间全然瓦解。

 


刹那间,泉这样的脸不由得与那时候的自己完全重叠在了一块。

 


明明泉什么都有。

不同于笨拙而一无所有的自己,对于不感兴趣的工作,泉明明完全可以选择拒绝,包括自己一直渴望着的自由,加入Knights后的泉更是不应该稀罕。

「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呢?」

在被自己回答那是人偶的笑容过后,泉便一脸恹恹地离开了保健室。

趴在保健室的那张桌子上,遊木仍然是百思不得其解。

“总之,还是帮帮泉前辈吧......”

 


于是第二天的时候,鸣上又准时提着泉与自己在保健室汇合。

这一次,连泉自己对这样的展开都懒得去吐槽了。

“都说了是我最近太累了,只要休息一阵子就好了,超麻烦的。”

不过今天的话,泉还带着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相机。

明白了对方的意图,遊木接过了他的相机,便就坐在了他对面,小心翼翼地将镜头朝着泉所在的方向抬起。

“看着这里哦泉前辈,首先一定得承认清楚自己害怕镜头的事实,不过今天的泉前辈好像已经对这种事自暴自弃了呢......然后,越是觉得害怕的话,就要越强迫自己去面对它。”

透过镜头,遊木看到,坐在对面的泉正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

“诶?泉前辈好像并不是很害怕这个呢......”

“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怕这玩意过?”

“可是鸣上他......”

“你是宁愿相信鸣君还是相信我啊。”

“嘿嘿,那这样呢?”

趁着泉不注意的时候,他快速地摁住了快门。

就在这个时候,遊木清楚地看到,相机闪光灯突然亮起的一瞬间,镜头里的泉,仿佛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遊君别突然就拍了啊!”

“抱歉抱歉,泉前辈没什么事吧。”

赶紧放下相机,他匆匆走到泉的身侧,对方像是惊魂未定般,连脸颊附近还有细细的汗水。

“这么看来,泉前辈害怕的并不是镜头,而是闪光灯呢。”

没错,在闪光灯亮起的瞬间,泉突然出现的异常。

“太刺眼了,眼睛有点难受。”

“原来是这样吗,那我看看能不能调调。”

 


当他点开相机的设置时,却又错手选中了相册的选项。

“这是......!”

泉的相册中,全盘是各种各样的自己。

或是在校园中的,或是表演时的自己,面无表情的、困惑的、笨拙的、以及朝着不知名的方向微笑着的自己。

“这都是我的宝物,别顺手就删了啊。”

“真是,泉前辈还是老样子,没有得到别人的同意就随随便便拍了啊......”

将相机退还给泉之后,遊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反正遊君的话,从来都不会对着我笑的吧,想要看的遊君的笑容,那就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了。”

“看着,就这张。”

将那张遊木的笑颜朝向了照片真正的主人,泉的表情似乎相当的得意。

 


“这是我的杰作。”

“这样的遊君,真的是,非常的美丽。”

 


一边说着这样的话的泉,却露出了同往日里从所未见的、十分温柔的表情。

当事人似乎并不自知,然而坐在他身侧的自己却将这样的变化巨细靡遗地收入眼底。

「泉那是,得到了什么好东西的样子啊。」

一边这样想着,不知为何,遊木感觉到自己脸颊一侧竟有些微微发烫。

“真是,明明漂亮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啊......”

“唔,遊君刚刚在说什么?”

“没有。”

 


「假如刚刚相机在自己手上就好了。」

他暗自这样想。

「那就一定会把那样的泉给拍下来。」

 


连遊木自己也毫无自觉,对于这个曾经行径恶劣的家伙的印象,竟然会因为这样微不足道的事情而改变了。

“对了,泉前辈,既然泉前辈是因为害怕闪光灯的话,那不妨试试用相机去拍一下其他的东西吧?”

“这样听起来也不错呢......不过拍遊君就够了吧。”

“这个就饶了我吧,就算是现在的我看到镜头还是不是很自在呢。”

“后天就是月底了哦,泉前辈。”垂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遊木点开了google的搜索栏,随后便将手机递给了一旁的泉,“宝瓶座的流星雨据说会在那天晚上出现,一起去看看吧。”

看到新闻里的内容,他似乎也想起某天的晚上自己也看过类似的消息。

“流星雨吗......既然是遊君的邀请,我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

或许是那样脆弱又温柔的泉带给自己某种安全的错觉,即使是事后想起,也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的确是太过于不可思议。

 


泉是属于舞台与镜头的人。

是比星星还要耀眼、连这样的自己都会沦为陪衬的存在。

「想看到泉真正的笑容的心愿。」

大概,这就是真正让自己魔怔地许诺的缘由吧。

 

 

终于到了月底的这天,在约定好的地方,等到遊木急匆匆赶过来的时候,泉就已经抱着一大堆的器材在原地等着自己了。

“呼呼,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有,我也只比遊君先来几分钟而已。”

看到泉手里小心翼翼捧着的仪器,他有些好奇地打量着。

“这是什么?”

“跟天文部那边的小鬼借过来,专门用来观测星星的。”

说着,泉又不自觉地露出了那样的笑容。

“既然是遊君的愿望,那我一定要竭尽全力去实现它了。”

“遊君想要看流星,那么,就要让遊君比任何一个人看得都要清楚。”

「妈妈这样也太犯规了吧......」

放弃了那一身尖刺,变得无害而温柔的泉简直是令自己无法招架。

像是木头人那样蓦地转过身,遊木面红耳赤地快步走到泉的前面。

——我会不会已经同手同脚了啊......

 


真是太丢脸了。

 


在梦之咲市东南部的某座山上,在山顶的位置,慕名前来等待流星雨的人也已经扎堆在各处。

同泉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只见对方从背着的包中拿出了折叠的支架,在地上架起过后,泉又熟练地将望远镜安置在了架子上面。

完成了这样的步骤后,遊木兴高采烈地握住望远镜的手撑,将一只眼贴向了镜头。

“你这样戴着眼镜会不会很不方便啊。”

“不会不会,完全不会!这个真的是太厉害啦,看得超清晰的!”

“遊君像个小孩子一样呢,小的时候没去过天文博览馆吗,那边的话有比这个更高级的镜头哦。”

“真的吗,那么下次我们就去那边吧——”

意识到了自己所说的内容,不仅仅是遊木自己,就连身侧的泉也下意识地愣住。

 


毫无自觉地,那句「我们」就这么脱口而出。

 


“那个,遊君,我说......”

“赶紧换泉前辈来看吧,真的好清楚啊!”

将泉接下来想说的话打住,遊木从望远镜那儿探过头,朝着半张着嘴的泉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便推着对方的后背怂恿着他也去看看。

握住刚刚遊木所触摸的那块位置,泉将视线对准了稍小的那侧镜片。

就像电视里那样播放过的,而展现在自己眼前的却是真真切切的流星雨。

“遊君知道吗,其实发光的并不是流星本身哦,因为坠落的速度太快,流星与大气摩擦的时候产生了光和热,所以我们看到的,仅仅只是流星它自己即将燃尽的时候发出的光芒而已。”

“诶,原来是这样吗......”

“偶像这种存在,不也是和流星差不多的吗,大家所喜欢的你仅仅只是你燃烧时候的样子,等到光芒退却了,到最后只成为地上成百上千块普普通通的石子中的一员,所有人也会慢慢忘记你的存在。”

“就是这样的存在,遊君为什么,还会执着成为一颗燃烧自己的流星呢。”

“因为这是我的愿望呀。”

在群星闪耀的夜空中,泉放下手中的镜头,抬起头认认真真看向那个朝着自己露出了真挚笑容的男孩。

“流星的愿望不是被地球所吸引吗,所以,不管在坠落的过程中有没有发出光芒,只要达到了地球,心愿不就已经实现了吗,并且——”

 


“泉前辈才不是流星。”

「泉真正的笑容,是比一等星还要耀眼的存在。」

“泉前辈是月亮。”

“是所有星星都甘愿沦为陪衬的月亮。”

遊君看着自己,十分认真地说道。

 


“快要结束了哦!”

不知道是谁忽然这么提醒了一句,于是,在山顶上的众人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拍摄工具,趁着流星即将结束之前将这一刻记录下来。

“对了,我也和泉前辈照一张吧,今天说好的要拍照的。”

从泉的背包取出了他的相机,背对着身后的流星群,遊木将相机高高举起。

感觉到遊君的呼吸与自己贴得愈来愈近,就连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泉前辈,笑一下吧!”

看着身侧的遊木对着镜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就连泉自己也不由得随着微笑起来。

——这大概是遊君离自己最近的一次,一想到这里,泉莫名有一种泪腺崩坏的冲动。

「假如我能够一直害怕下去就好了。」

 


“茄子!”

在瞬间亮起的闪光灯里,他对准镜头的那侧,露出了十分幸福的笑容。

「泉前辈。」

「泉前辈你,好像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呢。」

 


那是发生了什么好事,才会出现的表情。

 


「喜欢。」

想要张口将这个两个字说出,然而看到他兴致勃勃的脸庞的时候,这句话又如同鱼刺一般卡在喉咙,最终,带着那两个字里所包含着的那种心情,将相机收回包内,泉朝着流星群背景里的遊木,翘起了那处许久没有上扬过的嘴角。

 


下山的时候,由于遊木有些近视,于是,一手拖着遊木的左手,两人一同小心翼翼地朝着山下走去。

“遊君还好吧,听说近视的话晚上会更加看不清哦。”

“确实是有一点点啦——”

“诶,那不是Trickstar的真君吗?!”

似乎被周围一同下山的人给认出,还没来得及反应,两人的周围便被人群所包围。

“等等,这样会很危险......!”

“真君上次的live我去看过哦,表现得很好哟!”

“我也去看了,真君今天是和朋友一块来看流星雨吗?”

“好像两人还牵着手哦。”

“关系很好嘛,和真君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

不仅仅是游客,就连小报的记者写手也趁机混进了人群,只见黑压压的摄像镜头朝着自己与泉凑近,想到泉对于闪光灯与镜头的阴影,强忍住不适,遊木朝着一处镜头伸出了手。

“等等,不要拍——”

 


随着闪光灯的亮起,感受到手肘处突然传来的一阵力道,来不及去思考究竟是谁扯住了自己,遊木的面前便瞬间变成了一堵坚挺的后背,当鼻尖碰到对方衣装柔软的布料与男士香水的香味,遊木才终于意识到。

“泉前辈......?!”

泉强硬地挡住了自己,透过一阵阵刺眼的闪光灯,泉那张精致的脸被照映得一片惨白,面对着黑压压的镜头,泉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丝的表情。

“原来是濑名啊!”

“想不到和真君一块过来的是竟然是濑名,这可是个大新闻了——”

然而泉的举动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只见他按住了准备给遊木与他特写的那名记者的手,带着泉一向来具有威慑力的眼神,他一手夺过了对方的相机。

“等等,濑名你?!”

 


“拍我就够了吧,干嘛还要拍那小子。”

 


“和遊木是在这儿偶然碰到的,看到这呆子一脸找不着北的样子,想着好心帮帮他,却被你们发现了。”

“可有够不凑巧的了。”

「不对,根本就不是这样......」

「在媒体面前,泉从来就没有用这副态度说话过。」

向来以偶像修养著称的濑名泉,竟然在众人面前公然奚落同一学院的后辈。

没有比这个更具爆炸性的新闻了。

 


不够。

 


只见泉微笑着举起手中的那台相机,便慢慢松开手。

“明明都说了拍我一个人就够了,这是惩罚。”

随着相机的主人发出的哀嚎,镜头砸向了崎岖的地面,便彻底破碎。

 


“在这里的话,没有人会比我更加耀眼了吧。”

 


说着这样的话的泉,空着的那只手却从背后紧紧握住了自己。

「这样根本就不对。」

「这样被对待的,明明本来就不该是你啊。」

将头藏在泉的背后,他的喉咙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无声的呜咽。




2016-07-08 35 318
评论(35)
热度(318)
© Seri_/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