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泉真】 神様の命日 (上)

CP: 濑名泉 x 遊木真


新活动的哭哭泉我DLVHifjdiha%^@&jd(整个人都乱码

总、总之,这种心情真是又难过又期待啊(?


◎泉真only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设定反正我一直不会玩这玩意...

◎未完待续,择日更新





“阿真,家里没酱油了,可以帮忙去买一瓶吗——”

 


从附近的便利店里出来,一手提着装着酱油瓶的袋子,他站在便利店屋檐遮挡出来的阴凉处,顺便检查起刚刚店里的收银员找给自己的零钱。

“一百、两百、四百……酱油的话是六百,没有错呢。”

安心地将零钱放入口袋内,遊木抹了抹头上汗水,便准备朝着家的方向原路返回。

虽然室外的温度已到达了可怖的三十五摄氏度,所幸的是,从便利店到家的方向一路都有树荫的遮蔽,伴随着树叶随风摇起的唦声与高昂而又单调的蝉鸣,在这样的酷暑里,每走一步,遊木都会有一种虚幻到如同行走在云端上的错觉。

真的好热,这样的天气如果不是有急事的话一点不想出门啊……

“喂——”

仔细想想,除了零钱外,还有什么带在身上的吗……

“喂喂,前面的那个,没有听见人说话吗?”

迷迷糊糊的,他下意识将手揣进裤子的口袋里。

是空的。

原本还漂浮在云中的意识宛如一脚踩空般从空中坠落,蓦地一阵惊醒,他才察觉到从刚开始就感到违和的源头——

 


钥匙不见了。

 


“终于注意到了吗,走在前面的那个呆瓜。”

从头顶的位置传来的懒洋洋的声音,遊木下意识转过身,将头朝着声源的位置抬起。

趴在树上的男人正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自己,没有来得及去观察他那副奇异的打扮和考虑待在树上的原因,遊木的注意力完全被对方手指上圈弄着的某个环状的金属给牢牢吸引住了。

察觉到遊木的视线,那个男人停下了晃动钥匙扣的动作,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他卧在树枝上,将钥匙扣的钢圈从手指摘下,金属碰撞的声音在这样只有风声与蝉鸣的夏日里显得尤为的清脆。

“这是你的东西吧。”

没有一丝丝的怀疑,他笑着说道。

 


自己的钥匙被这样一个奇怪的家伙给捡到了。

动作灵活且轻盈地从树上跳了下来,白发蓝瞳、脸和肩上画着怪异图腾的男人走到了他的身前,将钥匙递还给了自己。

“谢、谢谢……唔嗯!”

收到钥匙的那会儿,对方的那张脸也突然朝着他凑过来而瞬间地放大。

此时,遊木才注意到,这个人的眼睛竟是与普通人完全不同的竖瞳。

“啧,很普通嘛。”

“?”

“是个脑袋不太好的呆瓜也就算了,模样也很普通啊。”

“……那真是对不起了啊!”

原本还在惊异对方这样特别却又异常绮丽的相貌,听到这个家伙对自己毫不客气的一通评价后,这样的好奇心便完完全全因此而熄灭。将钥匙重新放回裤兜后,遊木气鼓鼓地抱起手中的酱油瓶,转身便继续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诶,原来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恩人的吗?”

没有离开的打算不说,这个人竟然还一路跟着自己,尾随在他的身后,那样懒洋洋而又充满着戏谑意味的声音不时地在遊木的背后响起。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性格吗,唔,那还真是时代进步的悲哀呢——”

遊木的步伐忽然顿住,涨红着脸,他转过身望向那个还在絮絮叨叨的家伙。

“你究竟想怎样啦!”

终于得到了自己的回应,遊木看见,那个家伙又重新挂上最开始那副不怀好意的笑容,在那对宛如蛇一般诡异的蓝眸里,满满都是他意料之中的势在必得。

 


“我回来了……”

用钥匙打开家里的大门后,遊木有气无力地将屋门推开。

“酱油带回来了,那个,妈妈——”

“很抱歉啊阿真!”

与自己出门前的状况截然相反,只见他的母亲已经换上了外出穿的裙子,在客厅内迅速收拾了一通后,带着愧疚的笑容,妈妈将手里的零钱包塞给了一脸茫然的遊木。

“刚刚外婆家那边打电话过来,说好像不小心从楼梯摔了一跤……”

“诶、那没有大碍吧?!”

“已经去了医院了,说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妈妈还是得去那边一趟。”

“那是当然的吧。”

看着母亲站在鞋柜那儿换着鞋子,突然瞥到懒洋洋靠在玄关处还打着哈切的那个「不速之客」,遊木才意识到之前想要嘱咐给母亲的事情。

“对了,妈妈,我有邀请朋友来家这边玩哦。”

“是吗,那就麻烦阿真好好招待一下朋友了……阿真的朋友呢,还没有过来吗?”

“诶,那、那个,不就在门的附近吗……”

还半蹲着换鞋的遊木夫人抬头朝着门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回过头疑惑地看着自己。

“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呢,阿真难道又是犯糊涂了吗?”

 


早就该注意到,那样怪异的打扮,和身上所纹上的、仿佛某种古老的神秘图腾一样的花纹。

以及那对,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类该有的瞳孔——

站在自己的对面,那个家伙笑吟吟地伸出手指,朝着自己比出了个噤声的手势。

将鞋穿好后,遊木的母亲顺手拍了拍裙子上的褶皱。

“阿真的朋友过来后,那就麻烦你自己去招待啦。”

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他半张着嘴,看着母亲朝着门把手的位置,那只白皙的手臂宛如慢动作一般、被数倍放慢触碰向把手的动作。

「要和他撞上了……」

千钧一发之际,遊木的瞳孔骤然放大。

“那我就先走啦,拜拜——”

把门打开后,母亲笑着朝自己道了别,便又将门牢牢地合住。

与此同时,遊木由于巨大的惊恐无法控制住自己般战栗地倒下。

而那个罪魁祸首只是双手环抱着胸,兴致盎然地居高临下望着自己。

 


“居然穿过去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仅仅就只是3D投影一般的存在,母亲的手臂瞬时穿过了他的身体,毫无自觉地握住了门把手将门打开。

“你是叫遊木对吧,那我就叫你遊君好了。”

对着瘫坐在地的自己,他也一同蹲下身。

“姑且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泉。”

只见泉伸出了只手,像是以示友好般抚住了自己的额头。

——然而,那是比寒冰更加慑人的低温,对于泉来说,似乎根本就没有存在体温这样的东西。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蛇环住了一样。

 


“是已经死去的神明。”

他如是说道。

 


看着自称为神明并叫做泉的那个男人,此时正大喇喇地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从厨房端来了茶水,遊木深吸了口气,将托盘放在茶几上后,便正襟危坐在泉的另一侧。

“……不知道您今天有何贵干呢?”

“用不着这么紧张嘛。”

好奇地打量着遊木家的结构,泉看上去好像很欢快的样子。

“我也是很久没有来过这样的屋子了呢,如果不是和遊君有缘的话,这一天大概又要糊里糊涂地度过去了吧。”

趁着这个时候,他才开始正儿八经打量起这个叫做泉的奇怪的家伙。

当然,那头像是裙带菜一样蓬松的灰白卷发和那双竖瞳的蓝眸显然是最为抢眼的,在泉脸颊和左肩的位置,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后来纹上的青色花纹,松垮垮的浴衣也只是穿上了半只袖子,好在对方也老老实实缠着裹胸布,以至于也不会太过大胆不羁。

「这就是神明吗……」

说实话,眼前的泉和自己以往想象之中神明的模样仅仅是在形象方面就已有如此之大的悬殊,然而一想到刚刚母亲穿透他身体的场景,遊木又不得不一阵不寒而栗。

“你真的不是幽灵吗……”

“哈?”

“那个时候……”瞥到泉朝自己投来的,宛如是在看笨蛋一样的眼神,他紧张地咽了口气,“妈妈那个时候,手是穿过你的了吧。”

“而且妈妈也看不见泉,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并且还和你说了话。”

“这是正常的吧,普通人是无法看见我的,更别说能够触碰到我了。”

“诶,为、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死掉了啊。”

 


从茶几上端起遊木给自己泡好的茶,泉像是有些怕烫般,只是双唇紧贴着杯子小心地抿了一口。

“今天是我的忌日呢,一年就只有这么一次罢了。”

神明的生命并不是无限的。

在很久以前的时候,人类尚且还未能拥有同自然相抗衡的能力,面对着自然的大灾难,人无法仅仅靠自己的力量去抵御它们。

所以,神明存在的意义便由此而生。

凝聚人类的信仰,与人类共同生存,而作为收获信仰的代价,便是控制自然与天气的变化而保证人类每年食物的收成——在承认自己被神明所支配,怀着对神明的敬畏之心,换句话说,收获更多的信仰,神明的力量也变会更加的强大。

当然,一旦失去了信仰,神明的力量也会逐渐的衰弱,假如失去了信仰的支撑,那么神明也便会不复存在。

科技文明的社会不再需要依赖神明。于是,住在这片的小小土地神,在某一天也毫无预兆地,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死去了。

“顺带一提,我的真身是蛇,这边的神社就可以找到我的塑像哦。”

好像神社里供奉的神像的确就是蛇的样子呢……

“可是去神社参拜的人还是很多吧,而且今天就是夏日祭,神社这边也会举行一些活动呢。”

“啧,可是很可惜,收获到信仰的并不是我啊,那些家伙只是把自己的信仰交给了神社的神主或者风祝那些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

“对吧,超——麻烦的。”

 


或许是太久没有和别人说过话,泉找上自己后,便一直没好气地说个不停。

“遊君知道神社那边三十年前的那个糟老头子吗,诶,你摇头干什么,超扫兴的啊……不过三十年前遊君好像还没出生呢,那就原谅你吧。”

“我可是看到了哦,那个糟老头子,拿着别人给我的香火钱,自己偷偷去风俗店玩女人去了,简直恶心透了……”

“也是很多年前了吧,神社这边失过一次火,结果发现是有人偷偷在后院吸烟乱丢的烟头……”

“还有啊,明明只是土地神而已,为什么求姻缘求学业的人会真么多呢,我一直都不是很明白……”

泉仿佛没有感到一丝丝口干一样,坐在他附近那侧的沙发,遊木整个人简直都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遊君不知道吧,我和遊君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对吧,遊君小时候,是来过神社的。”

听到泉这样的提示,隐隐约约地,自己似乎的确有去过神社这么一段记忆。

他转过脸望向泉,只见对方一脸得意的样子。

 


“遊君那时候可没戴眼镜,小小的一个,跟团樱饼似的。”

“……你那是什么比喻。”

不理会遊木的吐槽,像是在回忆起什么值得回味的往事一般,泉的兴致一下子就高昂了起来。

“那时候遊君是在和其他的小孩子一块玩耍吧,在神社里躲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才被遊君的妈妈给找到的啊……”

是和一起去做童装模特的小孩们一块玩耍。

虽然说是玩耍,然而实则却是一起欺负这个脑袋不太聪明的小孩罢了。

“模特又是什么啊?”

“就、就是,穿上漂亮衣服让别人拍照那样……”

被那群坏心眼的小子以捉迷藏的名义藏到了神社这边不起眼的房间内,等到天黑的时候所有的房间被上锁过后,这个呆瓜才意识到自己是被一个人留在了这边了。

被小孩的哭声给烦得受不了之后,泉才化出了人形,将这团蹲在地上抽抽搭搭的小樱饼给一手提起。

“……你是饿了吗?”

将遊木放在自己两腿之间,他随手从供桌上拿起了一些包装算是干净些的小糖果。

“要吃这个吗,要吃的话就必须答应我,不可以再哭了。”

半晌,见到小孩轻微到几乎让人无法察觉到的点头弧度,泉终于松了口气,将手中的糖果塞进了遊木的手中。

“你是叫遊木对吧,那就叫你遊君好了。”

看着小孩撕开了糖纸,将水果硬糖含在嘴里后,他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笑容。

 


“食物可是地神的恩惠,吃下食物过后,遊君就意味着接受了我的恩惠,要服从于我了哦。”

 


“诶,真的吗,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

“那是当然的吧,吃了我的东西,遊君当然就会忘记那个时候的自己啦。”

第二天早上,遊君的母亲将他带回家后,神社这边给出的解释是因为贪玩才留在了这里,于是,包括儿童模特这份工作,以及与之前那些小孩的所有联系,便被家长无可奈何地一一斩断。

“我只记得是妈妈说,希望我能够改掉贪玩的毛病才让我放弃掉那样的未来呢……不过现在话,我好像也并不是很有出息呢,哈哈。”

然而一想到是因为眼前的这个自称神明的家伙才使得自己人生的轨迹得以改变,对着这样的泉,遊木又不得不增生起几分亲切的感觉。

“对了,妈妈说让我好好招待泉先生,现在也已经十二点多了,泉先生要不要也和我一块吃顿饭呢?”

“……遊君你确定吗?”

“难道泉先生是在怀疑我的手艺吗,虽然说不上有多厉害,不过管饱的话那当然是绰绰有余啦。”

 


伊邪那岐命的妻子伊邪那美命在生育火神的时候失去了性命,伊邪那岐命因为想跟妻子再见上一面,于是便追随着妻子来到了黄泉国。

然而,当伊邪那岐命在殿门与她提出一同回去的建议时,伊邪那美命却回答他:

「你已经来晚了,我已经吃了黄泉国的食物,再也不可能从这里出去了。」

因为女神伊邪那美命吃了黄泉国的食物就成了黄泉国的人,所以,地上国度的人是万万不可以食用黄泉之火烹饪过的食物的。

这也是,所谓的【黄泉户吃】一说。

「不可以吃用黄灶之火做出的食物。」

 


将做好的饭放在餐桌上后,遊木微笑着将筷子递给了泉。

“虽然说是神明,不过吃点饭什么的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食物可是地神的恩惠,吃下食物过后,遊君就意味着接受了我的恩惠,要服从于我了哦。

从那个时候起,便与这孩子所捆绑起名为「共食者」的关系——

“遊君为什么不想想,只有遊君才能看到我的原因呢?”

“诶?”

“没什么。”

将手中的筷子抬起,泉将自己盛满米饭的碗里夹满了菜。

同坐在餐桌对面的遊木对视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将双手合十过后,虔诚地将脖颈微微弯下。

 


“我开动了。”





2016-07-29 32 224
评论(32)
热度(224)
© Seri_/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