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泉真】 尽管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

最近快要忙秃了,不过还是努力给泉总生日码了生贺...izumi生日快乐><

十分以及肥肠的...不走心...




发现遊木开始在大学附近的咖啡店打工,是从这个星期。

“欢迎光临。”

有着如同猫毛一般蓬松而柔软的银灰色卷发的男子,在俏丽的女服务生将门拉开过后,便浑身散发着某种生人勿近的气势扫视了咖啡厅内一圈,最终,他的视线落定在靠近吧台的一处位置,便大步流星地朝着那儿直接走了过去。

 


“......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吗,先生?”

 


一手支撑在吧台上,那个嚣张的家伙就这样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

由于是俯视的角度,几乎无法忽视坐在自己身前那人大胆而又神情复杂的眼神,从看见他进店时的讶异,到被发现后的紧张,仅仅短短的十几秒遊木的心情如同坐云霄飞车般大起大落,到这个时候同泉直接的面面相觑,遊木的心情又奇妙地平静下来了。

从身后拿出了菜单,他递向了这位再也熟悉不过的客人,便开始娴熟地向他介绍起了饮品。

“我们的手磨咖啡一直是店里最热销的哦,咖啡豆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根据客人您的需求配比咖啡的浓厚程度,当然,如果有喜欢的口味的话,我们这里也可以提供鲜奶和棉花糖,至于甜点,我个人比较推荐巧克力提拉米苏——”

“那就手磨咖啡和提拉米苏。”

“......那还需要点其他的吗?”

“我相信遊君的推荐。”

虽然嘴里是这样说着,不过这个人的表情可没有他那些漂亮话那样和善。

原本平静下来的心又突然提到了嗓子眼,以至于背对着泉去煮咖啡的那会儿,遊木甚至都有一种自己后背被几近实质化的目光戳烂的错觉。

 


现在是午后的三点半,加上今天正好是工作日,所以店里的客人并不多。冷柜里有现成的提拉米苏,从里面拿出特定的甜点,同煮好的咖啡一起放在了托盘上,遊木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放在了泉所在的吧台上。

“慢用。”

在泉若有所思的眼神里,遊木才艰难地从喉咙里蹦出这两个字。

然而一瞬间,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于是背对着泉转过身,打开了身后的柜门,取出了某个塑料盒子。

“差点忘了这个。”

随着遊木手指的动作,泉看向了对方递给了自己的块状物。

“泉前辈是不喜欢苦味的吧,这是方糖哦。”

看着对方细心给自己准备的方糖,泉的表情似乎出现了一丝丝的变化。

当然,这对于相互熟悉得再也不过的两人来说,遊木犹如本能一般察觉到了对方即将爆发的行动。

 


“遊君.......!”

 


隔着吧台遊木一手捂住了泉的嘴,另一只手也机警地将吧台上的托盘举起,以至于不被泉突然向前扑过来的身体搁倒。

目前的状况对于外人来说看起来的确是格外滑稽——一副欲要拒绝客人的姿态,又要辛苦地保护着店里的物品不被误伤,配合遊木那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很快就引起了店里众人的注意。

所幸今天是工作日。

所幸现在是生意不太好的午后三点半。

注意到这边的异常的只有站在门前一脸诧异的女服务生、正在清理桌椅的另一名服务生,以及原本坐在一旁悠闲着看书的店长。

“遊木君,没有关系吧?”

“没、没事!他是我的前辈啦,我们其实是闹着玩的,哈哈......”

一边尴尬地朝着店长解释,遊木使出吃奶的劲,将泉重新又按回椅子上。

“原来是同学啊,真是吓我一跳,还以为遊木君不小心惹麻烦了呢。”

“遊君才——”

“让您担心了真的非常抱歉,我会认真工作的!”

将捂着嘴的那只手更加用力后,他不住地对着店长道歉。

 


「别闹了。」

 


读懂了遊木朝着自己比出的口型,泉先是愣住了半晌。

之后,他自觉地挪开遊木的手。将遊木递给自己的那几粒方糖放入咖啡后,又心不在焉地将它搅匀,最后,泉像是囫囵吞枣般飞快地喝光了咖啡,结完账后,他便面无表情地起身离开了。

 


“你的朋友走了哦,遊木君。”

泉拉开店门的背影看上去有些落寞,一边清理着杯子,身侧的店长对自己这样说道。

“他看上去好像并不开心呢,蛋糕也没有怎么动过,是不合口味吗?”

泉随手点的提拉米苏还干干净净地躺在瓷盘上,包括咖啡也是,像是赌气一样随随便便地喝掉,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遊木从柜子取出纸盒,将没有动过的提拉米苏放进了纸盒内。

“或许并不是呢......”

一边将蛋糕打包好,他一边朝着店长苦笑地解释。

 


“让泉前辈不开心的,大概是因为我吧。”

 


【你能够接受我的道歉吗?】

 


结束一天的打工过后,在约好的地方,他如约见到了比自己来得更早的泉。

他看起来并不是怎么有精神的样子,穿着的还是下午那时候的那件灰色毛呢外套,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泉薄薄的嘴角向下撇着,远远就一脸不高兴地望着自己。

“抱歉抱歉,让你久等了。”

老老实实地坐在泉的身边,将准备好的礼物放在一旁,遊木双手合十,不停地朝着这个不高兴的男人低声道歉。

——对付泉最好的方法,就是顺着他的意放低姿态。

“那时候不应该对泉前辈那么粗鲁的,是我的不对——”

“不对。”

大脑当机了半秒,他又小心翼翼开始猜测其他的理由:“是因为没有告诉泉前辈我去打工了吗,毕竟中学的时候我也做过兼职,所以擅自觉得不告诉泉前辈也没关系吧......”

泉没有做声。

他悄悄地朝着泉的位置瞟了一眼,然而那双冰蓝色的眸子也正直直地盯着自己。

“遊君最近很缺钱吗?”

“......嗯,是的。”

“我可以借给你的。”

“是有想买的东西啦,不需要的,泉前辈。”

“是这样吗。”

“唔。”

静默了片刻,他才看到,泉对着自己点了点头。

“那么,这一次就算原谅遊君了,下次遊君有什么重要的决定,可必须先跟我说啊。”

“一定一定......对了,还有这个。”

拿出放在一旁的纸盒,他递给了泉。

“打开看看吧。”

 


是一份熟悉的甜点。

 


将纸盒打开后,不光是遊木,就连从一开始就紧绷着脸的泉,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什么嘛,遊君太狡猾了,根本就是我自己的东西嘛!”

“浪费一点都不好,真的很好吃哦,看着厨师做的时候我自己都忍不住想吃了。”

“想要吃吗?”

看着诱人的糕点,犹豫了半秒,他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

“就不给你。”

令遊木瞠目结舌的,泉竟然像个小孩子一般,将递在自己眼前的提拉米苏又重新收了回去,从纸盒的一旁拿出叉子,便一脸餍足地享受起美味。

“太过分了吧泉前辈!你这样会更胖的!”

“没发现遊君原来这么毒舌啊,不过没关系,反正就不给你吃。”

将最后一口蛋糕送入了嘴里,他像只猫一样,舔了舔沾上奶油的嘴角。

 


“下次的时候,再去店里请你吃一次吧。”

 


然而,在过去后的第二天、第三天,泉都没有再来过这家咖啡店。

他大概是察觉到自己不欢迎的态度了吧。

一边这样敏感地想着,遊木站在桌边,将菜单递给了新来的客人。

“我个人话,比较推荐店里的手磨咖啡哦,是我们店里的明星产品呢。”

她们坐在靠近橱窗的那张桌子。

一边热情地跟顾客介绍起饮料与甜品,透过透明的橱窗玻璃,店外的是停停走走的人群。

今天是休息日的午后三点,与那天不同,休息日的生意会好得太多。

就这样天马行空地想着,一边等待着客人的点单,遊木注意到,似乎有人在橱窗的附近停住了。

遮住外面的是灰色。

还是那天一样的灰色毛呢大衣,以及相近的那头银灰色卷发,像是猫一样的柔软,在那头短发之下的,漂亮得像是宝石一般的蓝色瞳孔。

泉站在外面,一脸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

趁着客人没有注意到,他对着狡猾的家伙,比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那就一份抹茶拿铁、一杯柠檬茶,和一份华夫饼。”

“华夫饼吗,口味上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吗?”

“我可以淋点巧克力吗?”

“当然可以。”

在账本上记录好,遊木抬起头,发现泉竟然还站在那里。

然而女孩们依旧没有察觉到,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甜点,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泉的脸朝着玻璃凑了过来。

他想要干什么。

在遊木茫然的目光里,泉轻轻地对着玻璃吹了口气,瞬时,那里便扑上一小块朦胧的白雾。

 


「喜欢。」

 


即便隔着玻璃,他依旧从泉的嘴型读懂了那两个字。

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一样,在那一小块白雾上画了一个粗糙的爱心,泉便带着得意的笑容快步离开。

“小哥,我们已经点好了,小哥——”

女孩们终于注意到遊木的异常。

“小哥,你的脸很红哦。”

“抱、抱歉,我大概有些不太舒服......”

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半张脸,跟客人们道歉后,他像是逃跑一样回到了吧台的位置。

随着空气的变化,泉吹上的那层白雾以及画上的那个符号早已经蒸发干净。

“这根本就是报复吧......”

没错。

深深呼了口气,从柜子里拿出干净的瓷杯,对照客人的要求,他又重新全心回到了工作之中。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下班的时间是晚上的八点,从店长那儿拿到今天的日薪,遊木收拾好过后便离开了咖啡店。

他打开手机,收信箱里其中的一条已读信息是来自于泉的。

约好的公园离遊木工作的地方很近,于是,提着手里的盒子,在那张长凳上,他又见到了泉,还是那身灰色的外套,不过比起之前的时候,泉表情上的愉悦却是显而易见的。

就像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样。

“还麻烦你等我一起回家了。”

“没有,我也在习惯这种等候的时间呢。”

听出了这个人话里的刺味,虽然之前还说着原谅你了这样的话,不过事实证明,这的确就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然而这又是他最可爱的地方。

“遊君的话,明天就不用去打工了吧。”

“嗯,明天的时间是替泉前辈空出来的。”

“......那还真是谢谢了啊。”

这样寸步不让的两个人,无论是谁都不愿意做认输的那一方。

【不过今天是例外。】

 


“骗你的,泉前辈的生日,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的啦。”

 


在泉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打开从店里提出来的盒子,今天的礼品不是蛋糕。

比黑色浅得多,却比泉的发色来得更深的烟灰色。

将围巾套在这个人的脖子上,遊木顺势摸了摸他的后颈。

“果然很凉呢,等了很久了吧,辛苦你了。”

“等等、这个是......?”

“礼物哦,羊毛织的会非常暖和呢,虽然知道围巾的话你大概会有很多条,不过还是想自己送你一份啊。”

“花了我一周的薪水啊,可不便宜呢。”

“我知道。”

将头抵在遊木的额间,像是亲昵一般碰了碰,随后便听到遊木有些害羞的笑声。

 


“生日快乐。”

“谢谢你。”




2016-11-02 4 258
评论(4)
热度(258)
© Seri_/Powered by LOFTER